登上《中國國家地理》!深圳中學生拍的大片太美!

深圳灣畔翱翔的群鳥、從塘朗山俯瞰的深圳中心區、映襯在紅花里的色達紅色木屋……這些曾登上《中國國家地理》以及多種期刊的攝影作品,竟出自一名深圳中學生之手,令人難以置信。

這些作品的作者——紅嶺中學的周冠南,已經是一名有多年攝影經歷的發燒友,去年,他還因通過攝影作品傳遞環保理念,獲得了“深圳市特區模范少年”環保少年稱號。

在緊張的課堂間隙,我們見到了這名即將升入高三的少年。講起自己的攝影他滔滔不絕,而對于哪一時刻在什么地方拍過什么畫面,他更是如數家珍,歷歷在目。

周冠南說,他從小學就開始摸相機,小學畢業那年,爸爸將一臺D300s送給他,他們去了一趟蒙古,小冠南使用這臺相機拍出了許多漂亮的照片。而真正產生濃厚興趣,是2016年暑假自己去了一趟廣州,那些風格獨特的古建筑,讓他從此愛上了攝影。

為了學習攝影,他開始去了解一些世界著名的攝影師,看他們的畫冊,從而構建起了自己的審美,再后來,他還會選擇看一些專業的理論書籍,例如美國紐約攝影協會、北京電影學院的攝影教材等,并結合自己的實際拍攝去摸索。“很幸運,我覺得我自己摸索的方式都對了。”他說。

周冠南經常與爸爸媽媽到各地旅行,這些旅行都成了他的創作之旅。他會背上一臺單反機、一臺卡片機和三個鏡頭,白天拍攝,晚上處理圖片。2017年暑假他們去西北時,在格爾登寺,他碰到了高僧在為僧人們講課,靜穆的僧侶群中,一個活潑的小喇嘛吸引了他,“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和別的喇嘛打鬧,他精彩的回眸富有靈氣,包含著孩童的天真浪漫,更包含著一種震撼心靈的力量。”

在色達的旅行中,他希望為這個攝影熱門之地找到新的表達方式。轉了幾圈之后,他找到了一個新的角度——用一叢怒放的紅花去點綴著壯觀的佛學院房屋,讓畫面生動起來。為了找到花朵與房屋比例的平衡關系,他前后換了十幾個角度,還要在高海拔的地區長時間彎腰拍攝,不久就腰酸背疼,但最終還是拍到了最滿意的一張。在花朵的映襯下,紅房子鱗次櫛比、層層疊疊,分外靈動。

他的鏡頭里,有他所理解的深圳。初中畢業的暑假里,周冠南帶著相機爬上了塘朗山,在山頂的梅語閣,一個上山鍛煉的人在庭內悠閑地喝茶,余暉灑向雨后初晴的深圳市中心,一片繁華景象。周冠南記錄下了這一幕。后來,這幅圖被《中國國家地理》選中,作為深圳城市形象的代表登上了該雜志官微推送的城市專題。這是讓他尤為興奮的一件事,因為這是他從小就訂閱的雜志。

周冠南喜歡拍動物。在蒙古烏蘭巴托的郊外,周冠南認識了一只傲氣十足的神雕。它身形壯碩,目光深邃,好像正在思考著什么。為了拍攝大雕高大的身姿,他盡力靠近它并用廣角端拍攝,全神貫注看著取景器時,竟不小心被大雕啄中了鏡片,幸虧及時收回相機,鏡片沒有被啄傷。

冬天的一個周末,他來到深圳灣,運氣特別好,潮水退的恰到好處,候鳥也多,海鷗構成了海鷗群,有一只飛起后,成百上千的海鷗也一同飛起,無比壯觀。

“有專家說:深圳有這么多蛇,是深圳的福氣。以前我一直對這句話抱懷疑態度。直到我第三次踏足梅林后山,我才真正體會到深圳蛇的數量之多。”他說。在一段布滿樹根的較為寬闊的土路上,他看到一條鈍頭蛇仰起腦袋向前游行。他將手中的長木棍放到蛇眼前,蛇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咬木棍。而相機高速連拍記錄下猙獰的瞬間。半個多小時里,他一直盯著這條鈍頭蛇。

“對我來說,攝影最重要的不是最終的效果,而是感受拍攝的過程。”他說,自己回看每次旅行的照片,都會有一種“驚心動魄”的感覺。每一張照片背后,都是一段難忘的經歷,也是自己對自然、對歷史、對文化的思考。

周冠南是是學校高二記者站的站長,為學校的各項活動中,都有他沖在最前排按下快門的身影。他表示,新聞攝影與藝術攝影其實各有側重,新聞攝影重在一瞬間的捕捉能力,對于自己攝影技術的提高也有很好的鍛煉。

周冠南不僅熱愛拍攝,也愿意去表達,他開了一個公號“朗月行記”,在其中記錄自己的攝影作品和觀點。他的微信名則來自李白的《古朗月行》,一首浪漫瑰麗的古體詩。關于未來,他說,自己還沒有太明確的規劃,但相信一定與攝影有關。

編輯 李宇婷

(作者:讀特記者 韓文嘉 實習生 蘇暢)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热血传奇单机版1.95